咨询电话:400-007-9000,13501208501(马老师)
取消
领先者的3个诅咒
发布时间:2022-06-14 14:46  文章来源:混沌学园   作者:周航   点击:次

文 / 周航 天使投资人、易到用车创始人

来源:混沌学园(hundun-university)

华夏基石e洞察经授权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不论身处哪个时代,总有人选择发现机会、抓住红利去创造。如果你想获得超乎常人的成就,就必须做出与绝大多数人不同的选择。当大多数人都沉湎于悲观的情绪中时,敢于冒险的少数人往往更容易抓住悲观的红利。

01

什么是“悲观红利”?

过去20年是充满机遇的黄金时代。1978年,中国的GDP总额约1500亿美元,世界排名第11;2021年,中国的GDP总额约18万亿美元,世界排名第2。从改革开放以来的43年时间里,中国的GDP总额增长了120倍左右。

将目光放到投资市场,过去20年,中概股的投资收益也远超同期市场平均水平。2011年,中国有58家全球500强企业;2021年,这一数量达到143家,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从创业者的体感来看,过去20年,整个社会的文化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最开始,大学毕业生最想进体制内,后来又想进外企;而近10年,大城市的年轻人则首先考虑自己有没有机会创业。

在创业风潮正盛的时期,走到中关村创业大街,去了车库咖啡,就有可能开始自己的创业。

但最近几年,我们又感受到了一种与过去昂扬向上的发展状态截然不同的时代气息。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2019年底出现了新冠疫情,直至今天我们还尚未摆脱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2月底,俄乌冲突爆发。在这几年时间里,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性时刻。

商业世界的变化只会更多。中概股惨跌,企业估值缩水、融资困难,企业减薪裁员。在这种环境下,普通人甚至不敢跳槽,更何谈创业。

与此同时,我身边的企业家朋友也开始思考:我还能继续干吗?我还该继续干吗?我还想继续干吗?

从表面上看,他们似乎都有一种负能量,但事实上,他们之所以还会提出这些问题,恰恰是因为他们依旧有蓬勃的创造能量。他们的确感受到来自外界的掣肘,但也正是因为他们内心还存有向外的创造力,才会产生这种困惑。

我们不能忽略一个事实:我们的生活之所以能顺利运行,其背后都离不开一个个产品的支撑。这些产品由一个个企业制造而成,而每一个企业背后又站着一个鲜活的企业家。

所以说,如果没有市场、没有企业,很多人都很难生存下去;社会就像不能没有空气一样不能没有企业家。

与过去几十年高歌猛进的发展状态相比,近几年的变化肯定让我们感受到了一定落差。

2009年,考夫曼基金会做了一个调查研究。研究发现,2009年美国500强公司中超过一半的公司是在衰退期或熊市期间成立的;世界500强企业的平均成立时间为73年;从1855年到2009年,美国经济处于收缩(萧条)时期的时间大约占33%。

这就意味着,如果企业能存活很久,那么它必然要经历衰退期,不可能一路昂扬向上。

把目光放到国内,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在当时,光伏行业是一个比互联网更加激进的行业;其中有两家即便在现在看来市值也非常惊人的企业,无锡尚德和江西赛维,二者还是全球光伏行业的领导者。

不幸的是,由于内外因的交错作用,光伏行业巨头在一年时间内纷纷倒下了;进而,行业内人士及媒体大多都认为光伏行业是泡沫,既然泡沫破裂了,就没必要再关注它了。

在光伏行业泡沫破裂的同时,有一家比倒下的光伏行业两巨头小得多的企业也上市了,叫做隆基。10年之后,我们发现光伏行业不仅没有倒下,其整体规模也比之前要大得多;中国的光伏企业已经在技术上、市场规模上成为具备绝对优势的领先者,而隆基也成为了光伏行业的领袖,如今市值已超过4000亿人民币。

回溯过去的企业发展与行业变动,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 经济萧条时期的创业不一定是坏的时机;

2. 如果想让企业活得长久,不可避免会遇到经济萧条期。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想尽全力做好一个企业,那么就要对可能会遇到的危机情况做足心理准备;

3. 过去40年我们所习惯的那种高速增长,其实并非常态。但我们总以为这种增长奇迹可以持续下去,甚至当增长奇迹稍微慢下去一点,我们都会不习惯;

4. 无论是面对突发还是必然,亦或面对周期性还是趋势性,都意味着“经历变化”是我们每个人必备的意识和技能。

普通人面对失控性的变化可能会本能地感到悲观和沮丧,这再正常不过了。但当大多数人都选择悲观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不论哪个时期,总有人选择去发现机会。这就意味着,如果你想获得超乎常人的成就,你就必须要做出与绝大多数人不同的选择。

我试图提出一个新的词汇,叫做“悲观红利”。从大的方面来看,社会永远需要企业;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投资永远需要寻找被投资对象。如果在悲观的时代选择去做少数人,你很有可能就会成为那个被看见的人。这就是我所说的“悲观红利”。

02

企业家时刻是反本能的!

人作为生物,本能指的是无需教育,甚至是无需经过大脑,就会做出的选择;例如在被攻击时,人自然会躲闪。在我看来,本能是人类自我保护的一种机制;更进一步来说,本能是追求安全与确定,追求与大多数人相同的选择。

但当我们回首自己的人生,会发现真正决定人生转折点的时刻往往是反本能的,既不追求安全,也不追求确定,甚至不追求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将这种反本能的关键时刻称为企业家时刻。

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我将通过几个例子来阐述何为企业家时刻。

每个企业家在决定创业的那一刻往往都是他的企业家时刻,我也不例外。

我的第一次创业是和我的亲哥哥一起,我们年龄相差不大,前后脚大学毕业。1990年代,我哥毕业。当时的毕业生,体制内既不包分配,体制外的市场经济又不是很发达,工作机会并不多,所以他在找工作的时候非常不顺利,处处碰壁。

于是我就建议他干脆别找工作了,不如找亲戚借点钱,自己创业;后来我自己也在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和我哥一起创业。决定创业、成立企业就是我的企业家时刻。

我的第二次企业家时刻诞生于我的创业公司第一次遇到困难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创立了一家所谓的公司,赚了点小钱,结果就不知所以了,我们就开始举债扩张。

事实上,我和我哥的创业公司只赚了一年的钱,然后就接连很多年赔钱。那个年代并没有资本市场,我们就只能向社会高息集资,导致压力非常大。虽然我们只欠了几百万,但在当时看来那可是天文数字。

那时,我的脑子里不是没有产生过逃跑的闪念,但我哥哥一直坚定地认为,欠的钱是必须要还的,想都不要想逃跑这件事。我哥哥给了我力量之后,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如何寻找出路上了。既然以前的路走了三年都走不通,甚至越走越差,那么我必须去思变,做出根本性的变化。

从那以后,我们的企业就做了很多根本性的动作,例如轻装上阵,把除北京之外所有的分公司一砍而光,即便有的分公司已经可以自负盈亏;以超低价卖出存货。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甩掉历史的包袱,向前走,做出变化。

我的第二次创业选择了与第一次创业完全不同的赛道,没有任何积累。事实上,在开始第二次创业之前,我已经在国外休息了一段时间,并且很享受这种轻松安逸的时刻。

但有一天一个画面触动了我。我坐在家中的院子里,看着一片树叶从大树上方飘落,树很高,微风吹拂,我就一直看着这片落叶,直到它落到地面,前后长达一分钟的时间。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了,享受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去创造。

树叶落下的那一刻,我就萌生了开始第二次创业的决心,尽管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重新开始去做的念头是在那一刻坚定的。

于是我就开始积极地去想无数的创业方案,当然这些方案也并不完美,即便如此,我还是逼着自己即便想不清楚也要去做。开始行动的第一步就是把自己从安逸的环境中逼出来,我回到了北京。刚到北京后我也没想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开始,但我觉得至少回来就已经是个开始。

以上是属于我自己的企业家时刻。其实,每个企业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企业家时刻。下面,我想引用褚时健的一段话,以表示我对他的尊敬。褚老说:“我的一生经历过几次大起大落,我不谈什么后悔、无悔,也没有必要去向谁证明自己的生命的价值,人要对自己负责任,只要自己不想趴下,别人是无法让你趴下的。”

褚老是在2002年,他74岁高龄时,经历了人生的巨大磨难后开始创业,后来也就出现了我们所熟悉的“褚橙”,以及那句话,“人生终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

而褚老的夫人马老师在差不多年纪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她现在也经营了自己的庄园,并且保持着非常乐观的心态。我从褚老夫妇二人身上都看到了属于他们的企业家时刻。

补充一些小细节。首先,农业的收成是非常慢的,从一棵树苗栽下去到第一次挂果,前后可能需要6年的时间。其次,好的橙子要有好的水源,于是褚老为找到好的水源走遍了当地所有地方,最终在几十里外的山头找到了合适的水源;不仅如此,褚老又做了一套水管用于引水。在我看来,褚老是在享受创造的过程,他甚至可能已经不在乎创造的结果究竟如何。

再举一个就近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小鹏汽车的CEO何小鹏。何小鹏属于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在创立了UC浏览器后又成功地在移动互联网发展高峰时期把UC浏览器卖给了阿里,赚了几十亿美金。

作为一个创始人,他显然已经实现了任何意义上的财富自由。但他并没有就此去享受生活。2015年前后,何小鹏对汽车产生了兴趣,并在当时以天使投资的方式投资了小鹏汽车。

当时的造车运动很难与现在比拟,质疑的声音非常多。不仅如此,汽车行业供应链的水很深,更何况何小鹏还是从软件跨到硬件,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2015年的时候,我也尝试过造车,但我也认识到造车确实超出了我的能力边界,后来也就失败了。当我听到何小鹏决定去造车时,我肯定知道这是何小鹏离开了舒适圈,选择去创造。

因为在当时的融资环境下,他很可能要把自己第一次创业获得的财富大把地投进去,甚至很可能血本无归;不仅如此,他还要把自己投进去,很可能要从一个光鲜的成功创业者变成一个失败的创业者。

何小鹏对于汽车行业的信念以及他自身敢于从头开始去创造的勇气,让我看到了他的企业家时刻。

其实企业家和普通人一样,面对变化时也会感到害怕和恐惧;但他们和普通人的分水岭在于,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选择去做,这与计算得失关系不大,更重要的则在于享受内在创造冲动的过程。

03

企业家精神不是什么?

想必大家一定听过各种各样关于企业家精神的论述。例如,企业家精神就是要做难而正确的事;企业家精神就是要遵循长期主义;企业家精神就是工匠精神等。

但这些说法给我带来了一个困惑,那就是,难道成为企业家就一定要具备这些特质吗?如果做不到,就不配成为企业家了吗?并且,这些说法的反例其实也可以成立。

遵循长期主义固然重要,但抓住每一个当下的机会同样不可或缺;有的人要传承工匠精神,但这不代表颠覆传统不重要。那么,究竟要如何理解企业家精神?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在过去几年间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转移到钻研企业家精神之上,他也是我认识的老师中研究企业家精神最深入的人。张维迎老师告诉我,我无法告诉你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但我能告诉你什么不是企业家精神。

在张维迎老师看来,什么不是企业家精神呢?

1. 企业家精神下的决策不是科学决策

100年前,人类处于飞行器的大探索时代,包括热气球、飞艇、飞机等。在当时,飞艇的发展已经十分完备,时速达到200公里每小时,空间舒适,并且很快就能实现大规模的跨洋旅行,算是很不错的交通工具。但同一时期,飞机还是木制的,双层翼,只有单座或两座,根本算不上是交通工具,更不用说乘飞机实现跨洋航行。

作为一个投资人,在当时的情境下,你会投资飞艇还是飞机呢?按照理性的决策,飞艇已经有了自己的商业模式,并且产品成熟且稳定,投资飞艇无疑是遵循投资逻辑的一种选择。但很显然,从后来者的视角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一场大火导致飞艇燃烧,自此飞艇时代也走向了没落。而飞机,尤其是固定翼飞机,经过一系列的技术拐点后,很快便在1930年代实现了商业飞行。

理性派的企业家往往会遵循商业模式、现实情况等做出科学的决策,但创造和颠覆往往就发生在非理性与非科学之中。

2. 企业家精神不是给定条件下的求解

想必大家很熟悉可回收火箭的SpaceX。但为什么会出现SpaceX呢?

原来我们都是在给定条件下求解,即火箭发射升天入轨后,火箭星体与载荷之间脱离;火箭掉回地面,载荷入轨,打开太阳板进入工作状态。并且,火箭运多少东西就得要多大推力,相应的就要多少燃料。因此,在多数人看来,航空事业需要耗费很多财力,并且相当困难,基本上必须由国家掌控,私人很难做出成就。

事实上,美国有一批企业家都在做私人太空,埃隆·马斯克不是第一个,但他的颠覆性在于推翻给定条件,重新拆解问题后求解。例如,造火箭最贵的地方在于一级火箭,那么如果把一级火箭设置成可回收使用便可以大大降低成本。

因此,企业家精神往往不是在给定条件下求解,而是以目标为导向,反过来去思考如何整合资源乃至改变资源的条件。

3. 企业家精神不是以赚钱为唯一目的

杭州有一个度假村落,叫做十里芳菲,由张蓓创办。十里芳菲坐落于西溪湿地,只有100来间房间,且分布分散。

从商人视角来看,它的管理效率肯定不高,因此不容易赚钱。但在张蓓看来,她并没有以赚钱为出发点,而是致力于创造,在保持原有的湿地公园生态以及村居住房形态下,创造出一个美轮美奂的度假村落。

再以台湾的诚品书店为例,其创始人吴清友先生在创办诚品书店的几十年里几乎没赚过钱,但是这家书店却成为了台湾的文化地标与文化归宿;江南布衣的老板李琳在杭州创办了一个项目,叫做天目里。天目里的投资非常多,但也不怎么赚钱,但它的艺术元素却让整个城市变得更具文化气质。

4. 企业家精神不是完全听命于投资人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我们所有人印象中都是最文质彬彬、最有礼貌的人。他有一次在演讲中被观众恶作剧淋了一盆水都没有爆粗口。

但是,在门户时代,当他决定做独立搜索,而不是在门户网站做搜索窗口时,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后却爆了粗口。也就是说,当一个人真正想做那些在自己看来是值得做的、伟大的、正确的事情时,他是不会完全听命于投资人的。

5. 具备企业家精神的人不是好员工

莉莉丝是一家非常成功的游戏公司,其创始人王信文在腾讯上班的几年间,他的绩效一直非常低,甚至在离职前一年的考评中被打C,几乎处在被公司劝退的边缘。但后来他却创办了一家如此成功的游戏公司。

总结来看,张维迎老师主要从企业家的决策模式、企业家的内在动力机制、企业家与外界的关系以及企业家的评价标准这几个维度来思考什么不是企业家精神。

什么是企业家精神?这一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且不应该有标准答案。我对企业家精神的理解如下:

1. 企业家精神不是褒义词

企业家精神在很大程度上是反本能的。它鼓励不追求安全、不追求认同、不追求确定,那便意味着冒险。也就是说,企业家精神无法保证、也不能提高成功率,甚至会因此变得更容易失败。

我写过一本书,叫做《重新理解创业》,其中第一章讲的就是重新理解创业要从重新理解失败开始。对于失败的恐惧与厌恶会阻碍企业家精神的迸发。因此,如果你想拥有更大的创新,则必须在心态上拥抱失败。

2. 企业家精神不是正常态

企业家精神不是一个人的正常精神状态,甚至是濒临于精神异常的状态,因为企业家精神与追求安全、确定及认同的本能是相悖的。而当企业家精神迸发的时刻,就是渴望去冒险、体验不确定性。

3. 企业家精神不是被动接受

企业家精神有强烈的将内在主张(三观)外化的动机和冲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学者可以通过传道授业解惑来传递自己的世界观;政治家可以通过权力、制度以及国家机器来驱动及影响他人,从而实现自己世界观的外化;而企业家则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创办企业、生产产品、提供服务,从而践行自己的世界观,进而让世界因自己而有所不同。

4. 企业家精神不是任性的借口

企业家精神不能变成道德高地,成为企业家个人放过自己、指责他人的借口。事实上,在大部分时刻,企业家的决策都是理性的、科学的,但这与企业家精神无关。真正的企业家精神迸发于你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的那一刻,它在人的一生中不需要出现太多次。

5. 企业家精神不是持久存在的

企业家精神人人都可以拥有,但没有一个人可以持续拥有。一个人一旦开始成功,他的企业家精神便会开始退化。

总的来说,企业家精神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一种自觉的意识;它无法通过学习习得,只能被唤醒或激发。事实上,每个人身上都有企业家精神,只不过在大多数时候它被遮蔽了;并且一旦成功,企业家精神便会逐渐衰退。

04

领先者的3个诅咒

有一本书叫做《创新者的窘境》,它主要谈及了为什么创新者最终都会打败大公司。因为领先企业可以利用延续性技术保持优势,但往往新兴企业会率先携带破坏性技术进入边缘市场,最后发力主流市场,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事实上,企业家精神同样面临着上述窘境。接下来,我将从企业家精神的角度讲述有哪些因素可能会侵蚀和腐化企业家精神,我将这些因素称为领先者的诅咒。

领先者的诅咒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资源过载,创新懒惰

一家成功的大公司,必然拥有大量的资金、人才等资源;当它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便会本能性地提供充足的资源。

但充足的资源也伴随着巨大的腐蚀性。因为当凡事都依赖资源时,便很难再应付没有资源的窘境。因此,资源一过载,创新就必然懒惰,只有被逼入绝境时才会迸发出巨大的创新力。

2. 拒绝否定,自圆其说

人的本性就是拒绝否定,哪怕成功者也无法逃脱这一诅咒。成功者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具有一套成功的路径及方法,而一旦他的成功被否定,则意味着他不知道未来该如何成功了。

因此,成功者的成功路径是不容否定的,他们更愿意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如果万不得已必须面对否定,他们也一定会自圆其说。

3. 自我强化,拒绝颠覆

在2019年以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如果没有达到40%的年增长,那么它就不被视为一家合格的企业,但这种情况往往只出现在初创期。在中后期,企业的高速增长具有很强的迷惑性,这种增长看似高速,实则暗藏危机。

因为企业在高速增长的时期往往会拒绝创新。毕竟如果要实现颠覆式的创新,新业务的成长必然伴随着对老业务的否定;但企业本身不可能否定高速成长的老业务。因此不难理解,颠覆性的创新几乎不可能从巨头内部生长出来;真正的创新一定都是从边缘生长出来的。

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认为,巨头面对创新团队的心态往往都经历了“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挡不住”这5个过程。怎么理解?

巨头做创新往往是打顺风仗,经理人带着新的事业部,配备充足的资源,开拓新的疆土。但创业者的创新往往是生死之战,没有退路。对于前者而言,创新是得失的选择;对于后者而言,创新是生死的选择。所以说,经理人和创业者之间存在着本质的不同。

也就是说,不管是在初创时代,还是在巨头时代,什么时候创业都是可以的,因为机会永远都在。但关键在于,企业竞争的本质并不是资源的竞争;在我看来,企业竞争的本质是企业家精神的竞争。如何唤醒企业家精神是企业竞争中的重中之重。

05

如何唤醒企业家精神?

现如今,我们必须要认清两个现实:

首先,眼前的困难不是短期的。不管是在宏观层面、中观层面,还是具体到企业、家庭的微观层面,我们都感受到了很大的困难。并且,这种困难不是短期的,不是靠侥幸就能忍过去的。

其次,创业本就是艰难的。两年融资成为独角兽,三年上市的故事不是常态,不要再抱有这种幻想,它只会让我们既浮躁又痛苦。创业本来就是艰难的,但艰难的创业本身就是我们人生宝贵的经历。

接下来,我将从创业的不同阶段分享我个人的心得体会。

1. 初创阶段0-1

每个企业都是从初创开始的“三无公司”,没钱,没人,没资源。匮乏本就是初创公司的基本生存状态。因此,处于初创阶段的公司要坦然接受匮乏,不要因为匮乏而产生不安和抱怨。

初创公司应该做的不是本能地获取资源,相反,要把一切聚焦在创新上。我见过太多的初创公司创业者把精力花在如何寻找资源上,结果总是碰壁;在我看来,不如把更多的精力聚焦于实现真正的创新,因为匮乏才能逼出真正的创新。

最后,企业家精神鼓励冒险,但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大多数的冒险、创新都会以失败结束。这时,及时自我否定,勇敢推翻就变得尤为重要。

2. 发展阶段1-10

处于发展阶段的企业大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资源,但一时的自满也有可能招致很多问题;例如,花大把钱招聘人才,过量营销等。我们必须意识到,有多少钱都是不经花的,因此要极度慎用资源。

对于处于这一阶段的企业而言,一个更高的要求是主动保持匮乏,用匮乏逼出创新。傅盛就是在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做出了360安全卫士。

3. 成长阶段10-100

处于成长阶段的企业大多都是业界明星,这时便无需为了资本的偏好而投入或行动。无需讨好资本,资本在等待着被说服。

此外,小心朋友圈陷阱也很重要。朋友圈的点赞喝彩并不见得是真相。以我自身经历为例,我在经营易到用车的时候,为了激励自己的团队,每天都发很多正面的信息,朋友圈也收到了很多点赞。但现实却很残酷,人前收到的都是赞美,但后台数据却显示用户在流失。

总的说来,我们要忘记过去那个高速增长的时代了;相反,应该学习如何在整体的悲观情绪中试图把握住其中的红利。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红利,关键在于你是否能激发出自己的企业家精神。

因为有很多因素会侵蚀企业家精神,最直接的就是成功;一旦成功,企业家精神便会削弱。除此之外,如何运用个人的企业家精神也尤为重要。包括保持匮乏状态、慎用资源等。

创业的过程必然伴随着艰辛与痛苦,但哪怕再痛苦,创造的过程也是快乐的,是难以言表的快乐。最后,愿我们都能尽量延长自己的企业家精神,不畏惧、不停歇地去创造。

自媒体
备案信息
工业和信息化部域名信息备案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备案
电话
400-007-9000
010-82659965
010-82873036
地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8号中钢国际广场A座6层
邮编:100081
E-mail: service@chnstone.com.cn
Copyright @chnstone.com.cn All Right Reserved.